快捷搜索:

可怜的阿济格就这样再一次砸在地上他的反应倒

 
    李来亨在后面喊道。
 
    杨庆完全下意识地一低头,那箭瞬间从他头顶掠过,但就在同时他刚刚空出的左手闪电般一抓,这支箭立刻被他抓在了手中,然后他抬起头一脸xie恶的笑容看着阿济格。
 
    每秒几十米的速度而已。
 
    顶多比他全速狂奔快一倍而已,鸟铳那速度他跟不上,这东西只要不是偷袭他都能用超强的视力追踪。
 
    就在同时李来亨也赶到。
 
    他和那些可以说李自成部下最精锐骑兵手中箭立刻射出。
 
    刚刚从杨庆那狂暴画风中清醒过来的阿济格迅速后退,数十名算亲兵的包衣奴才上前护住他,而阿济格没有蠢到在原地等待,他虽自认悍勇,但比起杨庆明显还是差一些,他和那面中军
 
大旗迅速转进,直奔后面一队增援的部下。
 
    此时田见秀率领的另外一支顺军也杀出南海口关,径直撞向合围李来亨的清军右翼。
 
    也就是靠近山海关的那些。
 
    而唐通也率领部下重整旗鼓从北边向其左翼反击,清军的合围计划失败,在后续还没到达前,变成了中军直面李来亨,不过就在同时一队骑兵也从山海关內杀出,直接撞向了田见秀,但
 
后续顺军依然在源源不断从南海口关涌出。清军拖在后面的艾度礼迅速转向直扑南海口关,试图封堵这个出口,毕竟在兵力上李自成占据绝对优势,如果后续顺军源源不断加入战场,那他们
 
就很难进城。他们不能指望吴三桂的接应,吴三桂部下除了那几千家奴,剩下都是些只能守城不能野战的渣渣,这一点作为锦州守将的艾度礼还是很清楚的。
 
    实际上这场战斗规模正在急剧扩大,三方加入战斗的兵力已经超过了五万,已经变成了真正的大战。
 
    当然,杨庆不管这些。
 
    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正在逃跑的阿济格,他甚至已经撇下了正在掩护他的李来亨,形成了单骑追杀的局面,阿济格和身旁那个掌旗的巴牙喇纛全速狂奔,不断拉近着和接应他的那些部
 
下间的距离,杨庆砍瓜切菜般解决了那些阻击他的包衣奴才,同样不断拉近着和他们之间距离。
 
    “玛的,这马不行!”
 
    他很不满地拍了一把胯下战马。
 
    那战马不满地嘶鸣一声,但冲杀到现在它也筋疲力尽,哪怕杨庆不满它的速度也在减慢。
 
    “一边歇着去!”
 
    杨庆说完直接跳下战马。
 
    前面逃跑的阿济格回头茫然地看着他,但紧接着茫然就变愕然,因为杨庆端着方天画戟,撒开双腿开始了狂奔,然后双方之间的距离开始明显拉近……
 
    “快!”
 
    阿济格崩溃一样鞭打他的战马。
 
    他真得崩溃了。
 
    这他玛是个什么怪物啊?谁能解释一下这个不科学的家伙到底是人还是妖?
 
    当然,这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他必须得摆脱这个怪物。
 
    但一匹负重超过两百斤的战马是无论如何也跑不到五十的,而杨庆的极速是每秒二十米,虽然是短距冲刺但也足够,他和阿济格之间本来也就是个短距冲刺的距离。而看看就像扑击猎物
 
的豹子般狂奔而来的杨庆,再看看前面至少还有一百丈的部下,阿济格一咬牙调转马头,然后从马鞍上摘下了一对短柄狼牙棒,大吼一声毫不犹豫地向着杨庆开始了冲锋。
 
    下一刻杨庆手中那柄方天画戟脱手飞出,就像标枪般直奔阿济格。
 
    后者右手狼牙棒向外一磕。
 
    那方天画戟几乎在触及他胸口一刻被打飞出去。
 
    但也就在此时杨庆到了。
 
    还没等阿济格反应过来,这个家伙抱起双拳,一跃而起带着下落的力量,狠狠一拳打在战马的额头,阿济格胯下战马悲鸣一声,两条前腿猛然跪下,巨大的力量瞬间把阿济格甩飞出去…
 
 
 第二十九章 五马分尸
 
    阿济格猛然晃了一下脑袋,迅速从砸地上的重击中清醒,带着脸上划伤的鲜血紧接着爬起来。
 
    他转身看着杨庆。
 
    后者正像看着被当做玩物的老鼠的猫一样看着他。
 
    话说此刻的阿济格也很凄惨。
 
    这位咱大清的武英郡王不但摔得满脸是血,而且连头盔都掉了,顶着鼠尾巴和划出道道血痕的光脑袋,拎着只剩下一个的短柄狼牙棒,就像一只受伤的孤狼般瞪着嗜血的双眼看着杨庆。
 
在他们头顶是交错飞过的一支支羽箭,那是增援杨庆的李来亨和增援阿济格的清军所射出,这些羽箭都避开了他俩,毕竟阿济格身上的泡钉棉甲和杨庆身上的山文甲对几十米外射来的箭基本
 
都可以免疫。
 
    就在羽箭的破空声中,阿济格骤然间大吼一声直奔杨庆。
 
    下一刻那狼牙棒当头砸落。
 
    但也就在同时杨庆动作恍如鬼魅般向旁边一闪,抬手一把抓住那根鼠尾巴,毫不犹豫地向后一拉。
 
    阿济格惨叫一声伴着他的动作向后倒下……
 
    不得不说这东西太好用了,怪不得清末鬼佬就喜欢这么干,只要抓住这东西而且用好了,那基本上对手就是随便玩的。
 
    可怜的阿济格就这样再一次砸在地上,他的反应倒也挺快,猛然翻身双手往地上一按如同矫捷的猎豹般爬起,然后还没等他站稳,杨庆又带着恶作剧的笑容向后一拽,阿济格的努力瞬间
 
化为乌有,他还是和刚才一样仰面朝天狠狠摔在地上。不得不说他的这根鼠尾巴还挺结实,就那一小块头发连在脑袋上,居然能撑住了杨庆的两次摧残,虽然也已经在流血,但却依旧顽强地
 
连在上面,阿济格悲愤地咆哮着,拼尽全力地又站起,然后还是没等站稳就被杨庆拽着鼠尾巴一下子拉倒。
 
    话说他已经摔了四回。
 
    哪怕他身体素质的确很好,那也经不住这样的折腾啊,当这第四次重重砸地上后,他一时间居然没爬起来,不过他也不需要爬起来了。
 
    杨庆抬脚踩在了他脸上。
 
    刚刚翻了一半身的阿济格惨叫一声嘴里的血就冒出来。
 
    而就在同时李来亨率领的骑兵从他们旁边汹涌而过,他们到底还是比清军快了一步,后者此时距离现场仅仅还有不到二十米,但这二十米已经是他们无法逾越的距离,端着锥枪的顺军精
 
锐就像两道潮水的撞击般和他们撞在一起,血肉飞溅的厮杀立刻开始。而就在万马奔腾的尘埃中,阿济格悲愤的咆哮着,拼命扭动自己的身体,同时伸着一条还能动的手臂向后试图抓住杨庆
 
,但脖子的转动范围限制了他身体的转动范围,他就那么侧着身子,好像一只被大象踏住的野狗般徒劳挣扎。
 
    “带回去献给闯王!”
 
    李来亨拎着滴血的锥枪跑回来看着这个堪称辉煌的战利品,多少有些激动地说道。
 
    “献个屁,当然是直接弄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