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但若这的前提是需要的最古族的话那他会毫不犹

 冰河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远处踏着虚空的青衣女孩,眼中的那份惊骇难以掩饰,古族,这个神秘而低调的可怕势力在中州一向是不显山露水,但只要是达到了一定资格以及份量的强者,都是会知道这个自远古流传而下的种族拥有着何等可怕的能量"
    自从薰
 
儿出现后,冰河虽然猜测过她的身份背景,但却始终未曾向这古族之上转移去,毕竟后者实在是大过低调,类似这种有些张扬的行止,很少出现,而且中州强者如云,也同样是拥有着不少隐世般的势力,这些势力,其中不乏能够与冰河谷这等存在相抗衡的实力,但只不
 
过因为宗门种种规矩,所以名气没有冰河谷这般状而已,可若是哪天真的将别人遭惹急了,冰河谷也不会有太大的好果子吃。
    “没想到她居然是古族之人。”
    冰河脸色略微有些发青,斗破吧威武,到了他这种级别,对于这个神秘的古族自然是知道不少,别的不
 
说,光是开辟空间,自成一方,这种条件,便是足以令得其他的不少顶尖势力相形见拙。
    到得现在,他方才明白,在薰儿现身时所说的那句话,并非是什么大话,以古族那深不可测的实力,要灭他冰河谷,也并非是不可能之事。
    在冰河目光变幻间,那白发老者
 
却是未曾理会,手掌之上碧绿光芒越来越浓郁,片刻后,闪电般的凝聚,直接是化为一只半尺大小的碧绿能量掌印,在这掌印之上,布满着一道道漆黑的痕迹,一股恐怖的空间之力自其中弥漫而出,令得掌印周围的空间,也是在这一霎迸裂而开,化为一块块的漆黑裂缝-
 
 
   “哈哈D”
    见到掌印成行,那白发老者凌厉目光扫向冰河,嘴中一声大笑,旋即手臂猛的一挥,面前那布满着无数诡异黑丝的玄异掌印,猛的暴掠而出!
    能量掌印一出,这片天地能量骤然暴动,连天际之上的云层,都是被掀动得翻腾而起!
    对于帝印决的威
 
名,冰河自然也是听说过,因此脸色也是瞬间凝重,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没用,只有先将这打得兴起的老家伙这一招接下来…
    手中掠过这道念头,冰河也是一咬牙,眉心处的黑色雪花,猛的闪烁起诡异光泽,体内黑色寒气源源不断的暴涌而出!
    “冰尊
 
劲,冻天宇!”
    黑色寒气在冰河手中闪电般的凝聚,下一霎,其手掌上也是悄然凝聚上了一层厚厚的黑色冰层,这冰层看上去倒并非有什么神奇之处,但却是给人一种异常阴森的寒意。
    黑冰掌急速成形,冰河脚掌一跺地面,身形闪掠而出,下一个瞬间便是出现在
 
那玄异掌印之前,脸色肃穆,旋即一宇狠狠轰出!
    掌随心动,在冰河手掌轰出的那一霎,周围寒气顿时暴动,黑冰颜色内敛,深沉之中连着致命般的寒毒,若是击中人身体,不仅连**,即便是连体内斗气,都是会在顷刻间被冻结!
    “嘭!”
    在那叶城无数道目光
 
的注视下,两大强者犹如两颗划过天际的流星舫,在那一霎,绚丽对碰!惊天之声,响彻天地之间!
    恐怖格能量风暴自天际扩散而开,一道道将近百米之长的漆黑裂缝,犹如虚无空间之上的沟壑般,悄然的出现,那般一幕,就如同天空上突然裂开的狰狞大嘴般,令得
 
人心生寒意。
    能量风暴的扩散,也是带起了一阵横扫天地的飓风,城市四周的森林,无数巨树被拔地而起,然后飞向远处,那般景象,犹如末日场景一般。
    “好强的能量对碰,斗尊强者交手,居然是这般的景象…”
    萧炎目光也是有些惊叹的望着天空上的那
 
些裂开的空间裂缝,这里的空间一向稳定,但依旧是被撕裂开了这等裂缝,由此可见,这两人交手时的动静是何等的巨大了。
    “砰!”
    天空上,能量风暴扩散间,两道身影皆是暴退而出,退后的之中,脚掌每一次的落在虚空,都是会将虚空跺出一个漆黑痕迹。
   
 
 “哈哈,真是痛快,冰河谷的冰尊劲果然有些门道…”
    白发老者脚步退后了十来步,便是稿下身形,抬头望着对面退得更远的冰河,不由得畅快的大笑道。
    远处,冰河身形一震,也是将身形稳定,手掌略微颢了颢,眼中掠过许些凝重之色,帝印决,不愧是古族
 
的秘技,威力居然这等恐怖."
    薰儿见到那冰河虽说略有点狼狈,但却并未受太大创伤,黛眉微微一簇,明眸瞥了一眼白发老者,轻声道:“林老,不要耽误时间了,我们此行出来,没有太多的时间."”
    听得薰儿开口,那白发老者也是一凛,旋即恭声
 
应是。
    “这位小姐,请等等!”
    那远处的冰河,听得薰儿此话,脸色却是微变,急忙道。
    “怎么?冰河谷主又想劝我将人交出去?”薰儿嗒角一弯,声音中有着淡淡的嘲讽。
    霭子,沉声道“天霜子,回来!”
    听得冰河喝声,那正苦苦支撑格天霜子精
 
神一振,也没时间踉身旁的青海说什么,身形一动,便是连忙后退,几个闪烁间便是出现在了冰河身旁,有些疑惑的低声道“谷主?”
    “今日之事,是我冰河谷的不是,若是有得罪之处,冰河在此还请这位小姐包涵。”冰河并未理会天霭子,咬了咬牙,斗破吧威武
 
,然后在一道道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对着薰儿拱手道。
    一旁的天霜子闻言,也是一脸呆滞的望着冰河,他可从未见过冰河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
    “这些人奕-竟是什么来路?居然,"”夭霭子也不是傻瓜,略一思量,便是明白了一些,若对方光是两名斗尊强
 
者的话,倒也不可能让得冰河如此,所以很明显,看来那神秘女子身后,定然有着连冰河谷都忌惮不已的可怕背景。
    “冰河,你这是何意?你想丢了冰河谷的脸面不成?”
    夭霭子撤退,青海一人自然是不敢再跟黑衣老者纠缠,也是急忙逃窜而出,冲着冰河怒喝
 
道。
    对于-青海的怒喝,冰河却是未曾理会,虽然他很想得到厄难毒休,但若这的前提是需要的最古族的话,那他会毫不犹豫的放弃,毕竟魂殿或许不会如此惧怕古族,但他冰河谷,却还是没那等实力的。
    薰儿也是因为冰河的突然变卦而略感讶异,旋即若有所思
 
,看来此人应该已经得知了他们的身份了."
    “萧炎哥哥?”
    略微沉吟,薰儿却是偏过头,将目光转向萧炎,那意思不言而喻,是想要看萧炎的决定。
    薰儿的举动虽然细微,但依旧是被紧紧注视着她的冰河等人所发现,当下皆是目光奇异的转向萧炎,从
 
这细微举动中,他们能够看出,那青衣女孩虽然背-景恐怖,但似乎也是以那萧炎马首是瞻…
    “这位小兄弟,厄难毒体的事,斗破吧威武,日后我冰河谷不会再插手!”
    冰河目光闪动,拱手沉声道。
    萧炎目光瞥了他一眼,却是一笑,道:"冰河谷主说笑
 
了,此事本来便是误会,既然谷主都这般说了,萧炎自然是不会过多纠缠…”
    萧炎心中很清楚,这冰河会对他客气,完全是因为薰儿,冰河谷的势力,在这中州上也是相当之强,以薰儿如今身旁的力量,要持之彻底铲除想必也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古族或许也并不会
 
允许她为了自己一个外人而如此之做,所以今日能够将这冰河谷惊退,已是最好结局,自然一些恩怨,日后等到有实力了,萧炎自会自己出手,而不是去想着借助古族的力量!
    听得萧炎如此说,那冰河心中也是略微松了一口气,萧炎的实力,他的确不放在眼中,但古
 
族,却必须慎重对待,如今有薰儿出面,他心中再不甘,也只能灰溜溜的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