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说好了让她乖乖坐这里等着还以为很快就会有出

说话间,透过银杏树叶的阳光刚好照在乔羽欣的颈间,林疏影往前一步,仔细一看,果然是淤青。
 
    “乔羽欣,这是什么情况?韩志诚那混蛋不会对你家暴了吧?”林疏影就这性格,一着急上火,声音也不知控制,走过她们身边的人立马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乔羽欣,让乔羽欣好一个尴尬。
 
    “不是,是我自己弄得。”乔羽欣随口解释。
 
    林疏影才不信,“你自己怎么弄啊,你骗鬼呢,还有没有哪里受伤的?韩志诚那个混蛋,他死定了,看我不去扒了他的皮。”
 
    越说越气,想到之前韩志轩说的那些话,“难怪连韩志轩都觉得你们夫妻最近不正常,我还以为韩志诚已经看到自己的真心,对你情深意切了,没想到他是这种混蛋。”
 
    说着,还强行挽起了乔羽欣的袖子,娇嫩白皙的皮肤上斑斑点点的淤青,心疼的林疏影眼眶都湿了。
 
    泪眼涟涟的看着乔羽欣,她皮肤本来就是又白又嫩,估计身上还有更多的淤青,“羽欣,咱不是和他过了,他这是变态,怎么能这样对你呢,走,去离婚。”
 
    自认为正义的林疏影啊,你说你傻不傻,自己的事情都管不了,管起别人的事情倒是当机立断。
 
    乔羽欣拉住林疏影,“哎呀,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你要是说这都是你自虐的,我告诉你,我不信。”林疏影觉得这些年乔羽欣在韩志诚那里受的委屈也够了,虽然当时的确是羽欣错了,但他韩志诚敢不承认,他会娶乔羽欣也是心甘情愿的吗。
 
    乔羽欣拉着林疏影,看了一下周围没什么人的时候才压低声音和她解释,“你知道我皮肤本来就薄,是因为我们那啥的时候,他比较用力才留下的。”
 
    林疏影当时也没多想,一心就要为乔羽欣打抱不平,“什么比较用力啊,那啥用力就把你……”不对噢,她脑海里好像出现某个大尺度的画面。
 
    林疏影憋着笑问乔羽欣,“那啥是什么啊?”
 
    乔羽欣白皙的小脸从刚才就已经红了,对这样的闺蜜,她也表示亚历山大啊,“你想到什么那就是什么。”
 
    乔羽欣害羞的自己走在前面,林疏影小尾巴似的赶紧追上,“乔羽欣,你们夫妻生活看起来很和谐啊,不过,他对你这也太用力了,我还是觉得有点儿过于暴力,你不会让他轻点儿啊……”
 
    乔羽欣从自己的包里也不知道拿出一个什么东西,直接塞到林疏影的嘴巴里,“闭嘴吧你。”
 
    林疏影从嘴巴里拿出乔羽欣塞到她嘴里的一小包纸巾,“羽欣,你脸好红啊,真是所谓面色红润有光泽啊。”
 
    乔羽欣对她最快捷有效的惩罚方法,就是狠狠的在她胳膊上掐了一下,谁知道她林疏影是个奇葩,“哎呀,亲爱的,你轻点儿。”
 
    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午餐是乔羽欣,韩志诚请林疏影吃的,因为她身无分文,中午去出租房找房东太太的时候,说是房子已经出售了,她的物品被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来帮她收拾走了。
 
    呵呵,严重怀疑她遭到打劫的,不然谁会去帮她收拾东西啊。
 
    饭刚吃完,韩志诚就让她赶紧回酒店,表示绝不收留她。
 
    林疏影看一眼坐在韩志诚身边特文静的女人乔羽欣,想起了羽欣身上的淤青,然后保持表情严肃,很语重心长的对韩志诚说了句,“喂,你以后啊,对我们羽欣的爱,不要太用力。”
 
    “咳咳咳……”乔羽欣本来正在喝饮料,好看的双眸怒瞪着林疏影,她疯了吧,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韩志诚根本没听懂林疏影的话,也不知道她们两个又有什么小秘密,顺其自然的问了句,“什么?”
 
    林疏影作势刚要开口,乔羽欣放在桌子下面的脚在林疏影脚上狠狠的踩了一下,然后林疏影就在安静的西餐厅里娇嗔的叫了一声,“亲爱的,你轻点儿。”
 
    “”乔羽欣小脸通红,林疏影笑的肚子都疼,韩志诚似懂非懂,但也没在问。
 
    走之前他们夫妻俩是真打算绝情的对她不管不顾,林疏影对这两位朋友表示很失望,“喂,你们好歹借我一百块,让我打个车回酒店吧。”
 
    乔羽欣不肯借,韩志诚态度不借的态度也很明显,“你那位好歹也是个资本家,你和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借钱,你觉得适合吗?”
 
    乔羽欣还趁机来了个夫唱妇随,“对,今天请你吃饭的钱,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也还给我们吧。”
 
 第366章 你有我就够了
 
    “对,今天请你吃饭的钱,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也还给我们吧。”
 
    还……个屁啊,她刚才就没吃几口,而他们还是两口子一起吃的,凭什么还要她付钱啊,这笔账,她绝对不算。
 
    “那我怎么回去啊?你们就忍心看着我这个刚出院的人自己走回去啊?”
 
    韩志诚拿出手机,“那就乖乖坐那边休息区等着,过会儿自然有人来接你。”
 
    “不是,你们真的走啊?”
 
    乔羽欣得意的对她摆摆手,“下次再见哈。”
 
    林疏影不开心的对驱车而去的夫妻俩翻了个白眼,重色轻友啊,就算不顺路,也不能直接就她扔这里吧。
 
    说好了让她乖乖坐这里等着,还以为很快就会有出租车司机来对她按喇叭,眼前已经开过不低于一百辆的出租车,也没有一位出租车司机对她按喇叭,让她上车。
 
    说好的活着真好,此时已是生无可恋啊。
 
    唉声叹气之后准备回头去西餐厅和前台借个电话用一下,只能求救吴子洋了。
 
    “让你老实待着,你这又要去哪儿啊?”从刚才就一直停在她面前的一辆黑车突然会说话了,不对,应该是车窗落下,坐在里面的人开口说话了。
 
    呵呵,合计着他从刚才一开始就坐在车里,却不叫她一声啊,有他这么欺负人的吗?
 
    其实不是,吴子洋本来是在开会,特助告诉他,一个叫韩志诚的男人说让他去把他的女人带走,他只能把现场会议变成视频会议。
 
    刚刚虽然一直没下车叫她,他也是时时观察着她会不会再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