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她想骂脏话想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他脸上但她但没

  开车的司机本来是想下车叫林疏影上车的,但是看总裁没命令,他也就没多管闲事。
 
    林疏影看着吴子洋,“你怎么会来?”
 
    吴子洋张嘴就呛声呛气,“我说刚好看到你,你信吗?”
 
    不信,现在想想,应该是韩志诚打电话让他来接她的。
 
    林疏影说,“你应该很忙的,直接派个司机过来接我不就可以了啊。”
 
    说着,两人一前一后的上车,林疏影在前,吴子洋在后。
 
    司机关门,然后上车,吴子洋淡漠的说着,“知道我忙就别惹事,让你好好待着,你就好好待着。”
 
    这语气,听多了也是觉得感觉不舒服。
 
    林疏影解释,“我是想回家找自己的东西的,可是我的家已经变成别人的家,东西也被不认识的人拿走,我现在真算是一穷二白,一无所有。”
 
    吴子洋没有犹豫,一边低头在平板上看着邮件,一边说,“你有我就够了。”
 
    林疏影小心脏咯噔一跳,话说她刚才没听错吧?“你说什么?我没听到。”
 
    吴子洋这才抬头,做了个深呼吸之后,转头凝视着明知故问的林疏影,“我说,你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你有我就够了。”
 
    嘻嘻,小心脏里就像是住着一直调皮的小鹿,一直在里面蹦蹦哒哒的,让她心跳好快的噢。
 
    她还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他,就小声的叽咕着,“可是我什么都没有,你不是亏大了啊。”
 
    吴子洋凝着她,这女人的心思真的很难去猜透,之前她不顾一切的追他,现在他靠近了,她又有各种不合适的理由来躲避他。
 
    而如果他真的走了,她肯定又要一个人伤心掉眼泪。
 
    “我只要你。”
 
    吼吼,他这是吃了糖衣炮弹来的啊,说出来的每句话都带着弄弄的甜味。
 
    林疏影害羞的笑着,“我什么都没有,你要我做什么啊?”
 
    吴子洋回答的依旧毫不犹豫,“做,,,爱。”
 
    “吱!”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让他们车里的三个人身体都猛然的前倾又后倒。
 
    前面的司机停稳车子才解释,“不好意思,红灯了。”
 
    说实话,其实一开始不会红灯的,都是因为吴子洋那不要face的两个字,这是丢死大活人了。
 
    林疏影别扭的扭着头只看车窗外,她决定不说话,这样才不会丢人。
 
    吴子洋看着她,竟然她终于老实安静,他就继续忙他的工作吧,反正对刚才说的话,他没觉得哪里有不对。
 
    林疏影以为他会直接又把她关酒店里去,然后那都是她以为,因为他想做什么似乎她从来都不会提前预知到。
 
    他带着她去买了新手机,肯定是他付钱,付完钱他还直接大方的把刷的那张卡给了她。
 
    林疏影一手拿着新手机一手拿着烫金的卡,“你这是要保养我吗?”
 
    吴子洋没解释,也不否认,“如果你愿意的话,也是可以的。”
 
    他还真说的出口,她想骂脏话,想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他脸上,但她都没有,她不但没出息,还没骨气,她还想有一天他能愿意让她见儿子。
 
    林疏影没出息的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
 
    吴子洋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管她,自己一个人大步离开,林疏影赶紧的小跑着跟上。
 
    路上,林疏影说,“我明天要去学校。”
 
    吴子洋说,“你白天爱去哪儿去哪儿,晚上回来就行。”
 
    这话说的是一本正经,咋听起来就有点儿别扭呢。
 
    好吧,不说话,安安静静的坐着,别等一会儿人家开车的司机又被雷的来个急刹车。
 
    另一边韩志诚和乔羽欣家里。
 
    乔羽欣在阳台收衣服,韩志诚已换好家居装,倒了杯温水从餐厅那边走到阳台这边,“今天你和影子都聊什么了?”
 
    乔羽欣身子一僵,这事不都过去了吗,怎么又提,“就是随便聊聊,让她不要再做傻事。”
 
    韩志诚不信,随便聊聊她现在小脸怎么又红了,“那她说话怎么不正常?总是说一些什么……”
 
    乔羽欣赶紧的打断韩志诚的话,“她那是自杀后遗症,脑子还没完全恢复,你不用仔细想她说的那些话的,她算是死而复生,还没完全适应这世界。”
 
    韩志诚眯眼看着过分紧张不安的乔羽欣,还有她不断闪躲的惶恐眼神,所以说,他理解的,是对的。
 
    林疏影回酒店刚准备喝水,无缘无故的连续打了三个喷嚏,话说也没有感冒症状啊,一定是有人在说她。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