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即便是连他都是看不透想必至少也比他强上两星

 轻柔之声盘旋天际,而在运道声音的扩散间,那天际弥漫的雪花,居然都走出现了许些停滞,雪花融化间,形成一囹肉眼可见的波流,成环形之状,对着四周扩散而出…
    在运道带着许些空灵气息的轻柔声音响起的那一霎,那双眼血红的萧炎,身体也是陡然僵硬
 
了下来,眼中血色飞速退散,手掌之上的那毁灭火莲,也是悄然散去…
    喉咙微微的滚动了一下,萧炎目光难以置信的望着面前那扭曲的空间,这声音…几乎是深入灵魂般的熟悉,即便萧炎哪一天将令己的声音给望了去,但这道已经深深印刻在心底的声音,却是无论
 
如何都不会忘却!“薰儿一”
    喉咙滚动着,好半晌后,一道低低的喃喃声,缓缓的顺着萧炎喉咙间悄然传出,声音之中,有种如梦如幻的不真实感觉。
    验色淡漠的冰河,也是因为这突然的变故,脸色略微有些变幻,双眼紧紧的盯着那扭曲空间之前的两道苍老身
 
影,旋即瞳孔微微一缩。
    脸色略微变幻,冰河目光转向了那扭曲的空间,那里,一道纤细的青色倩影,缓步而出,然后,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轻轻跨出扭曲的空间,出现在了这片雪花飘飘的天地间。
    女子身着青色衣衫,并不华贵,但隐隐间却是深蕴着一
 
分昂然于天地之间的尊贵,这种尊贵,并非俗世贵气,而是一种身为天地主宰般的贵气,就犹如王者血脉一般,源远流长,历经岁月,依旧不灭-,
    三千青丝被一律淡紫色绸带随意束着,柔顺的顺着那动人曲线垂下,偶尔轻风吹来,青丝飘扬,透着许些出尘之意,宛
 
如那误入凡尘的谪仙一般,有种不可亵渎的空灵。
    视线上背,停留在青衣女子那张完美无瑕的精致脸颊之上,白皙的肌肤犹如吹弹可破般,泛着许些健康而动人的红润,脸颊之上,噙着一抹轻柔笑容,让人有种如沐春风般的柔和感觉,仿佛只要看到她的笑容,心中
 
的种种焦虑,便是会在顷刻间荡然无存一般,充满着异样的魔力。这样的女子,就犹如那钟天地灵气于一身的仙女般,完美无瑕。”
    青衣女子缓步行出扭曲空伺,并未望向对面的冰河,反而是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缓缓转身,明眸轻轻的凝视着后方的青年,而
 
在待得见到后者那一脸的难以置信时,却是忍不住的嫣然轻笑。
    突然间绽放西开的笑容,就犹如那昙花舫,释放着惊人的诱惑,令得无数道目光都是在那美丽笑容之下失神而下。一笑倾城。
    莲步轻移,宛如画中人儿般的女孩来到萧炎面前,伸出洁白如玉般晶莹
 
的玉手,轻轻的在萧交头顶上压了压,似是在测量他的身高一般,那平日里总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明眸,此刽乜,终于是泛起了动人涟漪。“萧炎哥哥…”
    女孩在那无数目光瞩目下,俏立在青年面前,红唇微启,轻柔滑腻的脆声,轻轻的响了起来。
    萧炎咧了咧嘴
 
,心头因为激动而导致身体有种细微的颤抖,但其脸庞上,倒并未有大大的失态,目光注视着面前那令得他朝思慕想的女孩,几年时间,当初的少女也终于走出落得亭亭玉立了啊,不过令得萧炎欣慰的,是那对如秋水般的明眸中,依旧有着令得他心暖的熟悉味道“』
    
 
面前的女孩,虽然如今已是大变了模样,不论气质,实力,容貌,皆是能够成为无数人心中的女神,但在见到她的那一刻,萧炎明白,不管她如何变化,她依旧还是那个喜欢跟着自己身旁,一口一口萧炎哥哥叫个不停的小女孩。”
    身体轻轻颢抖着,半晌后,萧炎终
 
于是忍不住心头的那份压抑了许多年的情感,踏前一步,伸出双臂,然后直接是在无数道惊呼目光中,将面前那宛如倾城般的女孩,狠狠的搂进怀中。
    萧炎突然间的举动,也是令得薰儿徽惊,小嘀中发出一道低低的惊呼声,旋即脸颊飞上一抹绯红之色,轻轻挣扎了
 
一下,便是放弃,如今的她与萧炎都不再是当年的少年少女,她能够感觉到萧炎心头压抑的情感,这份情感,令得她眸中掠过温柔之色。
    那两名先前出现的黑衣老者在萧炎将薰儿搂进怀中的那一霎,眼中猛的迸发出一股凌厉之色,但在见到薰儿竟然没有半点反抗后
 
,皆是面面相觑了一眼,旋即有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薰儿此次离开古界,将他们带上,他们经过打听也是略微知道了一些消息,只不过如今亲自见到,依旧是感觉到有些无法置信。”
    放眼古族,不知道有多少天赋近妖的年轻俊杰对薰儿无比青睐与痴情,但最后
 
所得到的,却仅仅只是后者那风轻云淡的对待,即便偶尔微笑谈话,也是隐隐间透着许些拒人千里的冷淡,这黑衣老者二人这些年,可还从未见到过胆敢将薰儿搂进怀中的男人。”
    “这事若是传回古界,恐怕那些崽子得疯掉。“”一名白发黑衣老者翻了翻白眼,忍
 
不住的嘀咕道。“薰儿小姐的眼光应该不会差的,据我所知,此子便是那萧家之人。”另外一名黑衣老者淡淡的道。
    “萧家?是那人的后辈?”闻言,那白发老者也是一怔,旋即目光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萧炎所在的方向,笑道:“难怪,不过即便是如此,想要得到
 
古族认可,可也并不容易,毕竟他只是那人的后背,而非其本人,再说,小姐可是我古族近千年之内,血脉觉醒得最为完美者“”“此事小姐自会有分寸的,我们这些老家伙说什么也是没用的。“”“呵呵,希望吧“”
    在这二人低声交谈间,那萧炎身后不远处的天
 
火尊者与小医仙也是因为这一幕而略微怔了怔,前者倒还好,只是有些诧异萧炎居然还能认识这等强悍之人,那两名黑衣老者的实力,即便是连他都是看不透,想必至少也比他强上两星!
    小医仙目光怔怔9!j望着萧炎的背影,再看了看其怀中的人儿,美眸之中不可
 
察觉的掠过一丝黯淡,她曾经偶尔听萧炎提及过这个名为薰儿的女孩,从他说话的语气中,她能够听得出一些眷恋,这令得她很有些诧异,对于萧炎的性子,她很清楚,这个家伙看似温和,但却很少对一个人,特别还是女人,露出这般的情绪。
    而这种眷恋,即便是
 
小医仙,心中都是忍不住的有些羡慕,从认识萧炎以来,她只见过一次萧炎表露这种情感,而这种情感的源头,便是如今那在其怀中的青衣女孩。”萧炎狠狠的搂紧着怀中的人儿,女孩那柔软的身姿,令得他经过大战而略有些疲乏的心中被注入了一种活力。
    薰儿任
 
由萧炎将之紧紧搂住,明眸之中掠过许些怜惜,她清楚的知道,在她离开之后,萧炎独自一人经历了何等的艰辛,家族险遭毁灭,恩师被捕,这些种种打击,皆是狠狠的压在当初少年那稚嫩的肩膀上,令得薰儿都是为之心疼,
    但令得她欣慰的是,萧炎并未被这些苦
 
难所击倒,他顽强的支撑了过来,并且一步步的从加玛帝国,走到黑角域,再从黑角域,来到了这片中州大陆,并且大放异彩…
    现在的萧炎,终于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凭着一腔热血行事的稚嫩少年。“而是一位真正的强者!
    “萧炎哥哥,这些年,可不要怪薰儿不
 
在你身边。''”薰儿轻柔的声音,犹如具备着魔力般,令得萧炎心中疲乏,悄然褪去,激情与活力,也是悄然恢复。“你宣我是那么不讲理的人么?”
    萧炎笑笑,逐渐的收好',℃中情绪,揉了揉薰儿的脑袋,松开手臂将之放开,再次见到这个人儿
 
,他就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弥漫着无穷动力一般。“你身上有伤?”薰儿明眸突然顿在萧炎身体上的一些血迹上,美眸一凝,轻声道。
    她的声音虽然轻轻柔柔,但萧炎却是敏锐的感觉到,周遭的天地能量,在这一刻悄然的澎湃了许多。“流血的,现在伤势比我还重百
 
倍。”萧炎笑了笑,手指指着叶城内的几处深坑与废墟。
    薰儿抿唱一笑,美眸环顾四周那弥漫的寒气,轻轻转身,一对美眸,盯着不远处的冰河,明眸之内,金色火焰缓缓涌现,轻柔的声音,缓缓响起。”“接下来的事,交给薰,IJ好不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