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她想骂脏话想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他脸上但她但没

她想骂脏话想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他脸上但她但没

开车的司机本来是想下车叫林疏影上车的,但是看总裁没命令,他也就没多管闲事。 林疏影看着吴子洋,你怎么会来? 吴子洋张嘴就呛声呛气,我说刚好看到你,你信吗? 不信,现在...

说好了让她乖乖坐这里等着还以为很快就会有出

说好了让她乖乖坐这里等着还以为很快就会有出

说话间,透过银杏树叶的阳光刚好照在乔羽欣的颈间,林疏影往前一步,仔细一看,果然是淤青。 乔羽欣,这是什么情况?韩志诚那混蛋不会对你家暴了吧?林疏影就这性格,一着急上...

已经在那位黑衣老者手中逐渐不支了起来

已经在那位黑衣老者手中逐渐不支了起来

金色火焰宛如液体般,在薰儿玉指间徐徐流转,而在其流动间,周围的空间,也是随着其流动的痕迹,出现了一条条蜿蜒的漆黑空间痕迹一一一 萧炎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金色火焰,眼...

只能迅速凝定心神一挥手对着萧炎与薰儿所在的

只能迅速凝定心神一挥手对着萧炎与薰儿所在的

听得薰儿此话,萧炎一怔,倒并未如何倔强的维持着什么所谓的男人尊严,轻轻点了点头,逞强这种事,说得好是热血十足,说得不好便是莽撞之徒,以萧炎的阅历,自然不会像一些寻...

即便是连他都是看不透想必至少也比他强上两星

即便是连他都是看不透想必至少也比他强上两星

轻柔之声盘旋天际,而在运道声音的扩散间,那天际弥漫的雪花,居然都走出现了许些停滞,雪花融化间,形成一囹肉眼可见的波流,成环形之状,对着四周扩散而出 在运道带着许些空...